公示公告

群众来信 | 佳木斯市拥军城何时能够落实我们复转军人的事业编制问题

2021-01-24 12:42:32   来源:读者来信   编辑: 李博   

中国警事网编辑部:


我们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复转退伍军人,胡彦波,男,47岁,身份证号:230804197411280531。刘礼福,男,58岁,身份证号230805196303270012。杨党程,男,43岁,身份证230802197804161311。我们三人单位系佳木斯市公共设施运营维护中心,其前身是佳木斯市环路收费稽查管理处,属于自筹自支三类事业编制单位。今天,我们怀着非常气愤的心情,给国家新闻媒体写信反映我们在单位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作为部队的退伍军人,按照国家有关法律和政策的规定,我们被市里安置部门分配到事业单位,理应享受事业单位的工资待遇,可单位领导不仅不作为慢作为,不给我们办理事业编制,而且还以权谋私违反规定,为其亲属等社会关系办理事业编制的问题。今天我们实名举报,希望国家新闻媒体和退役军人事务部门依法帮助我们退伍军人维权。与此同时,也希望纪检监察部门查处违纪违法问题。如果举报失实,我们甘愿承担法律责任。


微信图片_20210124124054.jpg


微信图片_20210124124102.jpg


维权的事实与理由:


微信图片_20210124125407.jpg


本人刘礼福1982年10月由四川入伍到佳木斯边防巡逻艇大队,1985年入党,1988年转为志愿兵,于1996年4月为三级军士长转业。1998年4月被安置到佳木斯市城建局(公用事业管理局),同年12月16日到长安立交桥管理处工作(后更名为环路收费稽查管理处)担任收费班长。在环路收费站工作的二十年间,始终保持军人本色,积极发挥共产党员先锋作用,任劳任怨,无私奉献,得到单位的一致好评。工作期间单位所有职工的工资按效益工资计发,2018年1月1日,由于环路停止收费,单位名称改为市城市公共设施运营维护中心。此时,职工的工资为档案工资计发。至此,本人才知道自己没有享受事业编制待遇。本人认为:自己军龄15年,志愿兵转业,第一安置单位城建局,第二安置单位是立交桥收费站,都是事业单位。根据国发(1983)16号文件,我被分配到立交桥管理处时就应该享受到事业单位的待遇。为了落实事业编制问题,多年来去找单位领导和有部门维权,至今都没有给予解决。


微信图片_20210124125403.jpg


微信图片_20210124124109.jpg


本人胡彦波1985年12月由佳木斯市入伍,1988年入党,在部队服役十五年里,荣获学雷锋荣誉奖章,荣立三等功一次,转为志愿兵三级士官。2000年,由政府安置到佳木斯市公用事业管理局,2001年,到环路收费稽查管理处,2005年提升为红旗路收费站副站长,2011年被提升为市东出口收费站长,2016年12月,调任处机关稽查大队长。2018年1月1日环路停止收费,单位名称改为佳木斯市公共设施运营维护服务中心,继续担任稽查队长,并有上级公文任命书。直到环路停止收费后,本人才发现自己不是事业编制,于是就走上信访之路,而正常应该得到的事业编制问题迟迟没有得到解决。


微信图片_20210124125411.jpg


本人杨党程1995年12月由佳木斯市入伍,1998年12月退役,1999年11由佳木斯市安置办安排到市公用事业管理局,2001年到环城收费稽查处胜利收费站工作。2004年7月,在岗位执勤因公致伤,经市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为六级工伤。2018年1月,环路取消收费后,当发现自己在事业单位工作二十多年,竟然没有享受事业编制后,就开始了上访维权,上级有关部门将其确定为有理访。根据我们三人的实际问题是合理诉求属于有理访,是省里认可的有理上访者。我们去过民政局安置办了解情况,当时安置办负责人得知我们的情况,认为理应符合享受事业编的待遇,但面对单位给予不公平不合理的待遇也无能为力。2018年,佳木斯市成立了退役军人事务局,我们三人依法正式上访维权。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接受了我们合理的上访,并下达了有关为我们三人落实事业编制督办函到单位。而我们单位认为要解决事业待遇首先必须解决事业编制。2019年6月,我们得知佳木斯市财政局给市编委打了报告,报告请求市编委按照《黑龙江省义务兵征集、优待、退役安置条例》第30条规定:“与其他同工龄、同工种的职工享受同样的工资、住房和其他福利待遇”去落实退役士兵事业编制问题。此后的几个月里也没有什么结果,我们就到单位去讨说法,单位以市编委认为报告中有几人身份不符合落实事业编制为借口,进行推脱甚至将我们合理诉求拒之门外。在我们维权的过程中,我们注意发现单位为后来的很多人员解决了事业编制,可他们并不是退伍军人分配的,而是通过各种渠道关系调入单位的,他们有的甚至是企业买断人员,还竟然办理了事业编制。其中有10多人可做佐证,相关部门可以进行调查。这些人大多都是单位领导的亲属,或者是花钱进入单位的,可我们这些为保卫国家流血流汗的退役军人却得不到应该享受的待遇。由此可见,我们单位的个别领导是何等的腐败。由于我们三人的不断上访,单位迫于压力,于2019年8月向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递交了为胡彦波等人落实相关政策的报告,在报告中请求退役军人事务局给予政策支持,解决我们事业编制问题。后来,我们到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了解情况,原来在单位报告中一直提到有5人,但据我们了解,另外两名退役士兵根本不是政府分配到事业单位的,是单位执意上报别有用心的,对此我们十分气愤。我们又到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进行维权,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下发了(2019)64号文件,明确提出落实我们事业编制问题。市退役士兵信访稳定工作专班办公室向有关部门下发了督办函,要求为我们落实相关的政策。通过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协调,我们给信访局递交了关于我们三人编制诉求材料,信访联席会议是城投中心和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向信访办申请召开的,也没能解决问题。2020年9月,在市信访局副秘书长的主持下,专门召开了退役军人信访联席会议,由市编委、信访局、财政局、人力资源局、退役军人事务局、市城投中心、市城维中心等单位一把手参加了会议,研究落实我们三人的事业编制问题。在会议当天下午,我们单位还让我们三人填表,事后就没有了消息。事情的关键所在,是单位领导不是积极去为我们退役军人解决实际问题,而是百般刁难阻挠,并且人为的设置障碍,所以我们三人的事业编制问题迟迟不能得到解决。


复转军人既是国家的保卫者,也是国家的建设者,为国家的固防安边做出了巨大贡献,党和国家对他们非常重视。习主席对复转军人给予了高度的关注,体现了党和政府对广大复转军人的亲切关怀。《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城镇士兵安置工作的通知》第一条四款明确规定:“坚决维护已安置城镇士兵的合法权益,接受单位要确保退役士兵享受本单位同工龄、同岗位、同工种职工的一切相应待遇”。不仅如此,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南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2019)27号文件第16条明确规定:“任何部门或个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信访退役军人,坚决杜绝一切堵截退役军人信访的错误做法,对因决策不当,不作为,乱作为,侵害退役军人合法权益,引发信访问题以及因违反群众纪律造成矛盾激化的,依纪依法严肃处理。”因此,根据国家的有关规定,作为荣获国家“九连冠”的拥军城佳木斯市的有关部门,应该尽快为我们三名退役军人落实相应的事业编制,不要让我们这些复转军人流血又流泪。

                                             

佳木斯市复转军人:胡彦波    刘礼福   杨党程

2021年1月24日


备注:本文系群众来信,非警事编辑部自采文稿,禁止转载,若转载文责自负。来信若有错漏、不失,请相关单位将盖有宣章的正式公函以电子档形式发至编辑部邮箱。编辑部按规定酌情处理。


相关热词搜索: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全体成员 版权声明 证件查询 联系方式